南行記錄




回想起這趟行程 "毅力"及"耐心"必備 缺一不可。
幸好一路遇到好心人,旅途沒有之前預計那般 乏味!

6月4號 星期五

早上匆匆去學校一趟,跟老師和朋友們告別,回到家再清點一次行李 把房間整理乾淨。
下午Mee送我到火車站和Erivm集合。
Erivm恰巧跟我搭同一天飛機,她回土耳其過暑假。
我們訂的飛機剛好都從慕尼黑機場出發,加上登機時間只相差1小時,兩個人一起坐火車到慕尼黑有伴。
Salzburg到Munich搭火車約一個半小時。

這趟從歐洲到澳洲的旅程 中間停兩次 轉機一次。
慕尼黑到杜拜轉機,杜拜到曼谷 飛機需要加油,乘客可以下飛機"散步"。
飛行時間拆成三段約為7-7-8 小時(包括轉機時間)

一直以來劃座位總是選擇靠窗 任何交通工具都是如此。
找到自己的位置後 把手提行李放好,正慶幸旁邊沒人的同時 一位男生微笑的向我走來。
他說:唉阿 真好,很希望有走道的位置,哈~願望實現了!
我說:這樣嗎?我剛好喜歡做窗邊,特別跟航空公司要求的。
從這個話題開起我們"共同患難"的22小時。

晚上10:30Emirates飛入慕尼 黑夏夜的雲層裡, 終於開始這趟漫長的飛行旅程。


他的名字叫Martin。
一開始我們用英文交談,誤以為他是澳洲居民 從德國回家。
聊天後才之後原來他是德國人,去澳洲找朋友玩3個星期,這趟行程轉機細節跟我一樣。
我們都很訝異Emirates航空公司的餐點準備得非常精緻,
飛機設備也比其他歐洲國家的航空公司先進和周到。
空姐制服非常有特色!半遮面的頭巾是中東文化最具體的代表。





空服人員很親切,而且不侷限人種。
歐洲行班清一色是西方人,亞洲的飛機裡也沒有出現過"外國人"空姐。
Emirates實在讓人倍感親切!不分種族,這也可能因為他們地理位置 居中間 人種混雜吧。

早上6:30準備在杜拜轉機,飛機下降時機長廣播室外溫度30℃。
真讓人難想像中午12點 大太陽下會是幾度,一定很熱!
透過霧濛濛的玻璃看外面的景色 呈現一片灰白。
沒有在室外無法感受杜拜的空氣,但看到如此景致 可以體會被強烈陽光及沙塵籠罩城市的燥熱。
建築大多以白色為主。





杜拜機場很大,卻稍嫌雜亂。
人非常多 機場提供的椅子不夠,許多遊客索性直接躺在地上睡覺。
很慶幸跟Martin結伴轉機,中途去洗手間時互相幫助照顧手提行李 外加 佔座位。
要是沒有親眼看到我也很難自己想像,在國際機場 竟然有人拿白布把自己全身裹起來 躺在地上睡覺。
這種" 裝扮"實在很像屍體...
更是有人大辣辣走到我們面前,把肩上背包一卸 往地上扔 躺在我們腳邊。
最有代表性的是排隊時看見的藍衣少年,他見隊伍太長 乾脆直接躺在地上等!
我們互相搖頭的笑...是阿!什麼人都有,世界這麼大!只是我們不夠放的開而已。

從杜拜到曼谷Martin的位置被安排在我前面。
換成一位英國 兔子爺爺坐我旁邊。(他好像從愛麗斯夢遊仙境走出現實)
這位老爺爺目測年齡超過70歲,他說從英國到Sydney開會。
駝背的身軀蜷在椅子上,目不轉睛盯著電視螢幕,嘴巴微張 手拿遙控器不停轉台。
100%的爺爺貌。  心中暗暗叫他兔子爺爺...因為半張的嘴巴露出牙齒 覺得他很有趣!
雖然他看似嚴肅其實很體貼。  空服人員會 分別送茶跟咖啡,經過幾次爺爺觀察我只喝茶之後
只要端著茶的空姐快要經過,兔子爺爺都會提醒我:耶!妳的茶來了。

這次行程感覺雖然乘客辛苦 但最辛苦的是駕駛員跟空服人員。
我們還能看電視 聽音樂會是睡覺,行程中駕駛員跟空服輪流值班不能真正休息,
旅客估計超過250人,光是用餐時間他們要服務每一位乘客的需求 實在很不容易。
加上中間經過幾次小亂流,還好 一切仍在能接受的程度裡。

當飛機在Sydney上空準備降落,早晨7點多的陽光透過窗 映入機艙,大家的疲憊瞬間一掃而空。
看著飛機滑入跑道,當時高興的不是接下來有什麼行程,只是單純"終於可以下飛機"的雀躍!

Martin跟我很迅速的兩人小組快速出關。
雖然之前聽他哀怨的說 那些朋有一定都還在睡覺,不會被放鴿子就很好了。
所以告訴他 羊跟我不是很趕,可以稍微陪他等一下 或是幫他照顧行李 讓他打電話。
還好15分鐘不到的等待大家都有人來接。


離開機場 羊陪我坐車到市區。 
澳洲的秋天  天空很藍!






ps:

鹹魚!你不是要來"朝聖"嗎?
這幾天都沒有任何消息喲。
你的她在擔心,快點跟家裡聯絡吧!
(愛主也不可以忘了家人唷)

全站熱搜

♥開動with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